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专题评论 >>律师文章 >>冯 晶:浅议占有死者财物的刑法定性...
冯 晶:浅议占有死者财物的刑法定性

发布日期:2017-12-26



死者对其财物是否具有占有,不仅对确定行为人取走死者财物的行为的性质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定罪量刑、保护法益和维持社会秩序乃至我国刑事法律的立法、司法工作的开展都具有很强的现实作用。但目前对死者财物的占有问题,无论学术界还是司法界均没有形成统一的观点。

刑法中侵犯财产罪一章中的盗窃罪与侵占罪的明显区别在于是否侵犯他人占有,故在认定两罪时财物是否有人占有、由谁占有对于确定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将占有死者财物分为三种情形进行讨论:一是以非法取得财物为目的,杀人后取得被害人的财物;二是行为人基于报复等夺取财物之外的目的,致被害人死亡之后临时起意取走被害人财物;三是与被害人死亡毫无关联的第三人,取走被害人财物。本文在厘清死者能否占有财物,死者财物的占有归属等内容的前提下,将死者财物占为己有的情形与死者财物的占有问题结合进行分类讨论,并阐述笔者观点。

一、以非法取得财物为目的,杀人后取得被害人的财物

笔者认为此情形应认定为抢劫罪。在主观方面,行为人以非法取财为目的,杀人后取走被害人财物具有非法取财的故意;在客观方面,行为人为了实施非法取财行为而采用杀死被害人的暴力方式致使被害人不能反抗而取得财物,侵犯了他人的人身和财产法益,在不考虑主体要件时完全符合《刑法》第263条第5款关于抢劫致人死亡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抢劫过程中故意杀人案件如何定罪问题的批复》中指出,行为人为了劫取财物而预谋故意杀人,或者在抢劫财物过程中,为制服被害人反抗而故意杀人的,以抢劫罪定罪处罚。

但应注意,以非法取得财物的目的,杀死被害人后取走被害人财物的行为成立抢劫罪仍需要符合一定的条件。第一,需杀人行为与取财行为在时间、空间上具有同一性。第二,杀人行为所包含的侵害占有行为与后续的取财行为实质上所指向的是同一财产法益。第三,杀人行为和取财行为由非法取财的主观意志所支配,且此种主观意志支配贯穿始终,即非法取财的主观意思产生于杀人行为之前,并贯穿于杀人行为之后和取财行为完成之前。

二、行为人基于报复等夺取财物之外的目的,致被害人死亡之后临时起意取走被害人财物

对于此种情形的论述,本文将从刑法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的观点出发,在对不同观点考证的基础上进行讨论。

(一)理论及司法实务中的观点

1.刑法理论界的观点

对于行为人取走死者财物,在我国刑法学界中主要有盗窃说、侵占说和抢劫说三种观点。其中盗窃说也即通说,认为此情形应当以故意杀人罪与盗窃罪两罪并罚

2.司法实务中的观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8条规定:行为人实施伤害、强奸等犯罪行为,在被害人未失去知觉,利用被害人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处境,临时起意劫取他人财物的,应以此前所实施的具体犯罪与抢劫罪实行数罪并罚;在被害人失去知觉或者没有发觉的情形下,以及实施故意杀人犯罪行为之后,临时起意拿走他人财物的,应以此前所实施的具体犯罪与盗窃罪实行数罪并罚。由此可知司法解释持盗窃说。

(二)对行为人取走死者财物的分析

下面将结合刑法中占有的涵义、刑法中侵犯财产犯罪之间的区别、死者能否占有、死者财物占有的归属角度对行为人取走死者财物情形的认定进行阐明。

1.抢劫说

抢劫说认为:行为人事先只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目的,而无抢劫他人财物的目的,杀人之后,见财起意,以非法占有的故意又将其财物拿走的,对此应以故意杀人罪和抢劫罪实行数罪并罚,因为行为人基于杀人的故意,实施杀人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后又基于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故意,实施了抢劫的行为,构成抢劫罪,且两罪之间没有内在的牵连关系。

抢劫说认为在这种场合,行为人是利用自己的杀人行为所产生的被害人不能抗拒的状态,夺取其所持有的财物,因而构成抢劫罪。但是,行为人的杀人行为并不能认定为抢劫罪的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且行为人在实施杀人行为时主观上并没有劫取财物的故意。笔者认为抢劫说存在诸多缺陷,将行为人的杀人行为作为之后非法取财的手段,明显具有对杀人行为重复评价的嫌疑,对于行为人的杀人行为在故意杀人罪和抢劫罪两罪中进行两次评价,一行为分属于两罪,这是与我国刑法学中以犯罪构成的个数作为罪数认定标准的原则以及一事不再罚原则相悖。且行为人在实施杀害被害人时并没有非法取得被害人财物的故意,若强行将行为人取走死者财物的行为定为抢劫罪,不免让人怀疑其存在客观归罪之嫌疑,与我国刑法中认定犯罪时的主客观相统一原则相背离。正是基于抢劫说的这两点严重缺陷,将行为人取走死者财物的行为认定为抢劫罪不合适,抢劫说不可取。

2.盗窃说

盗窃说既是我国刑法理论的通说,也是司法实务中所持的观点。对行为人取走死者财物成立盗窃罪的缘由,从死者财物占有的不同角度看主要有以下学说支持成立盗窃罪。

(1)继承人占有说

继承人占有说认为:行为人并非出于夺取财物的意思致使被害人死亡后,产生窃取财物的故意的,由于他人死亡后其继承人便占有该财物,行为人仍然属于窃取他人占有的财物,因而构成盗窃罪。我国《继承法》第2条规定“继承从继承人死亡时开始”,即死者死亡的同时,财物的所有权转移到继承人。这种权利的转移,是依照法律规定和死亡事件的发生而产生的,它与继承人的意思,对财物的控制状态无关。不管继承人身处何地、是否知悉、是否具有行为能力,他都实时取得了财物的继承权(所有权)。这种权利关系的形成,与继承人多寡、有无遗嘱也没有关系。如果死者有多位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就由全体继承人和受遗赠人对财物共同共有。在共同共有的基础上,各继受人再依据遗嘱、继承顺序等主张自己的份额,进行分割。如果没有继承人和受遗赠人,则归国家所有。因此可见,死者身上的财物不是无主物,而是有明确归属的他人之物。

继承人说存在明显的缺陷。该说认为,被害人对财物的占有在被害人死亡时就转移给了继承人,因此,拿走被害人的财物实际上是侵害了继承人的占有。但是,这种理解并没有注意到刑法中占有与民法中占有的不同之处,而是过分拘泥于民法中占有的概念。继承人与死者之间继承关系的开始,取得物的所有权(继承权)并不等同对物享有占有。在被害人死亡后,其继承人能否对财物形成占有并不能一概而论,应根据被害人被害之时间和场所进行认定。事实上只要其财物尚未进行事实上的转移,未被其继承人所实际控制和支配,就不能说继承人支配和占有了该财物。例如:被害人被害于荒无人烟的山区,那么此时很难说继承人对死者随身的财物形成占有;而被害人被害的场所是与继承人共同居住的场所时,就易于认定此时继承人对死者财物形成占有。因此,说拿走死者财物的行为侵害了其继承人的占有的观点过于牵强。

(2)死者生前占有说

死者生前占有说(或称死者占有延续说、整体考察说),该说认为行为人拿走死者的财物是对其生前占有的侵害。因为如果把行为人致使被害人死亡前后的一系列行为联系起来从整体上考察,就会发现杀人行为与取得财物的行为在时间、场所接近的范围内,行为人实际上是利用自己的杀害行为,致使被害人脱离了对财物的占有,从而夺取其财物。不过,由于后面取得财物的行为不能认为是采用暴力或其他手段夺取财物,所以不构成抢劫罪,只成立盗窃罪。

该学说存在三点缺陷。首先,对被害人的生前占有在死后进行保护,即便是在时间、场所上接近的范围内也于法无据;其次,时间、场所上的接近是何种接近并无标准可取;最后,该学说所主张的,行凶者本人从死者那里取财的场合和第三人从死者那里取财的情形不同,被害人生前的占有,在相对于行凶者的关系上,应该用盗窃罪加以保护,而在和第三者的关系上则不必如此,用侵占脱离物占有罪加以保护就足够了。

有学者认为在行为人取得死者财物的情形下,应该有条件的承认死者生前占有延续说,认定为盗窃罪;而在第三人取得死者财物的场合下,不应该承认死者生前占有延续说,而应对侵占罪的遗忘物做扩大解释而认定为侵占罪。

(3)死者占有说

死者占有说认为被害人死后仍对占有其财物,故行为人取走死者财物的行为侵犯了死者对财物的占有而成立盗窃罪。但被害者死后其行为能力完全丧失,不仅客观上无法对财物形成实际的控制、支配力,主观上也由于死亡而不能对财物形成占有意志,故死者不具有民法中占有和刑法中占有的客观要素和主观要素。笔者认为占有意思必须是自然人才能具有,且对物的实际控制也只有具有管控能力之人方可实施,死者既不具有占有意思,也不具有对物的管控能力,故死者不能成为占有的主体,死者占有说难以立足。

3.侵占说

(1)行为人占有说

该观点认为,被害人被杀害的瞬间,财物的占有就转移到了行为人,而后在被害人继承人或者其他关系人向行为人索要死者财物,行为人此时拒不交出或拒不归还的。客观方面表现为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而拒不交出或拒不归还的情形,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符合侵占罪的构成,应该定为侵占罪。笔者认为,行为人占有说无论是从占有的构成要素、刑法的机能、法律的原则还是实际生活方面考虑,均具有诸多不足之处。如果被害人继承人等不向行为人索要财物,那么死者的财物就永久的归行为人所占有。而我国侵占罪是绝对亲告罪,行为人往往在取财以后就离开现场,而被害人的家属对于被害人的财物不可能完全知悉,特别是对于被害人随身携带的财物可能完全不知。那么实际生活中就难免出现行为人占有死者财物的行为很难得到法律的制裁,甚至其可以从自己的不法行为中获利的情况,这是与法律的基本原则(任何人均不得从自己的不法行为中获利)所相悖的。

(2)脱离占有物侵占罪说

该说认为人一旦死亡,对财物的占有就同时消失,被害人生前占有的财物,在其死亡之后实际上不属于任何人占有,即成为脱离占有物。行为人杀人之后才产生占有财物的意思,由于不存在侵害占有的问题,因而只能构成脱离占有物侵占罪(不可能构成盗窃等侵害占有的犯罪)。不过,也应该与前面所犯的杀人罪合并处罚。该说也有不合理之处,因为死者不继续占有的财物,并不一定就是脱离占有物,也可能符合占有的交替。比如,在酒店房间内杀害被害人后,被害人的随身物品,应该属于酒店的管理者占有,行为人杀害被害人之后产生占有财物的意思并拿走财物,这虽然不存在侵害“死者占有”的问题,但是却侵害了酒店管理者对财物的占有,应成立盗窃罪。

三、与被害人死亡毫无关联的第三人,取走被害人财物

此种情形,我国司法实务的通常做法是认定为盗窃罪,但也有学者认为成立侵占罪。第三人取走死者财物的情形,常表现为第三人从他人的车祸、猝死或被害现场取财的案件。

笔者认为对于第三人取走死者财物的行为应分情形而定。第一、若继承人对死者的财物能够形成占有以及符合财物占有转移的情形下,易于将第三人取走死者财物的行为认定为盗窃罪。第二、若不能够形成继承人对死者财物的占有以及不符合占有转移,而死者财物成为脱离占有物的情形下,在日本、我国台湾地区等刑法中规定有脱离占有物侵占罪的国家或地区,应该认定为脱离占有物侵占罪。第三、我国刑法中没有规定脱离占有物侵占罪而仅有侵占罪,且将侵占罪的犯罪客观方面限定于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或他人的遗忘物、埋藏物非法占为已有,数额较大且拒不退还或者拒不交出的行为。此种情形易采取民法中将误取物、误投物、漂流物等视为遗忘物的做法,将侵占罪中的遗忘物做扩大解释,将非基于占有者本人之抛弃意思而脱离占有者占有之物,纳入侵占罪遗忘物的范围。将第三人取走死者财物且数额较大、拒不退还或拒不交出的行为认定为侵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