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专题评论 >>律师文章 >>刘晓远:成都漆艺的知识产权保护...
刘晓远:成都漆艺的知识产权保护

发布日期:2018-04-10



[摘要]有着数千年传承的成都漆器是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典型代表。虽然是否运用、如何运用知识产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尚存争议,但成都漆器基于自身存在、传承与发展的需要,有必要探索自身与现有知识产权制度的契合点,形成自身的知识产权保护策略。

【关键词】成都漆器 非物质文化遗产 知识产权

2006年,成都漆器工艺入选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典型代表之一。虽有此荣誉,但成都漆器发展依旧面临诸多困境,生存与发展前景依然不容乐观。成都漆器如欲重现旧日辉煌,需要一整套的保护系统。在这个系统中,法律保护是不可缺失的关键一环。在更多的专门针对非遗保护的法律规范颁布并发生效力之前,如何利用现有的法律体系、尤其是知识产权体系保障成都漆器工艺的存续、促进成都漆器工艺的发展?

在讨论是否运用知识产权保护成都漆器工艺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前,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成都漆器是否值得运用法律加以保护,即运用法律保护成都漆器工艺是否具有法律意义上的正当性。事实上,成都漆器从历史上看,是蜀地文化在手工艺品上的一种具象化;从现实而言,成都漆器工艺可以为现代工艺审美的革新提供传统基础;并且围绕成都漆器的生产,已经或者即将产生利益的权属、交易与纷争,这使得成都漆器无论是从历史地位或是现实意义而言,都是具有鲜明特色的文化遗产,对这样兼具传承性与创新性的技术工艺、文化内涵亦非常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给予法律保护是一种应然与必然。法律的及时介入,规范与协调各种利益关系,无疑将为成都漆器工艺这一非遗项目传承与发展保驾护航。

一、非遗保护与知识产权的契合性

就我国国内法而言,我们已经颁布并实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显然,仅靠这部法律不足以支撑起整个非遗保护的法律体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是差异化的文化,非常容易使人联想到各类知识产权保护法。但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知识产权毕竟是两个存在差异的概念,能否运用知识产权保护非遗项目,还需要对非遗保护与知识产权的契合性进行审查,探寻二者之间的一致性与差异性。

(一)非遗保护与知识产权的一致性

非遗保护欲知识产权一致性最突出表现是二者所保护客体均具有非物质性的特点。

成都漆器工艺是一种手工艺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这类手工艺,非遗保护的,并不是依照手工艺技术生产出来的工艺品,而是附着在这一工艺品上的、具有独特性的地方特色文化。虽然这种文化需要通过手工艺品这样的物质载体具体表现出来,但并不妨碍其作为非遗项目的非物质性,因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使人们产生文化认同感的关键并非外在的物质载体,而是蕴藏在载体中的精神文化内涵,包括相应的文化群体间的精神文化交流与文化心理沉淀。

知识产权保护的客体是智力成果,同样具有非物质性。并且与非遗相类似,虽然知识产权要求这种智力成果应当以某种有形的形式表现出来,即知识产权所保护的,不是单纯的思想或创意,而是思想的表达与创意的发明,但单纯的载体本身,并非知识产权所保护的对象。这种保护客体的非物质性或者说无形性成为知识产权产生与制度设计的基础。

非遗保护与知识产权的非物质性,即虽然需要以一定物质形式表现、但保护的客体绝非这种物质形式,是二者契合性中最为一致的部分。这种非物质性也共同导致了二者对法律的依赖。没有法律的介入,进行权利的确认与交易的规范,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保护的文化与知识产权所保护的智力成果,将非常容易获得、模仿、改造、玷污和抄袭,而非遗传承者或者知识产权人在创造与传播中所付出的劳动与投资,也很难获得社会荣誉性肯定与经济性回报。

此外,创新与传播双重价值观的平衡、权利内容兼具精神与经济双重属性等也是非遗保护与知识产权保护一致性的体现。

(二)非遗保护与知识产权的冲突

不可否认,除了一致性,非遗保护与知识产权也存在着差异与冲突。毕竟,非遗保护的设立目的是对文化多样性的承认与保护,而知识产权制度的建立在于将智力成果商品化以便更好地交易与利用。知识产权对文化多样性的承认与保护,更多地是通过对文化差异性与稀缺性的承认来提升交易价值。这种制度设计动机上的差异,导致非遗保护与知识产权虽然在内容和价值追求上存在着相似性,但在制度设计上却存在着差异。这种差异,主要包括非遗权利主体的群体性与知识产权主体的专有性冲突、非遗保护历史长期性与知识产权保护期限性冲突、非遗保护维护传统和知识产权追求创新的冲突等。这些制度差异使得人们质疑知识产权能否胜任非遗保护的责任。

虽然存在质疑,但在现有法律体系中,以知识产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仍是十分有效的方式。鉴于非遗保护与知识产权在价值和内容上的一致性,以及在制度设计上的差异性,如果要使得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知识产权更为充分的保护,还需要对现行知识产权制度进行修正,使得二者更为契合。仅仅因为制度设计导致的差异性而否认以知识产权对非遗进行保护的正当性、另起炉灶创设一种新的权利保护制度,其成本与风险远高于对现行知识产权制度的修正。

二、现有制度下的成都漆器知识产权保护

成都漆器是在经济活动中出现与演变的传统手工艺,发展到了今天,昔日辉煌逐渐远去,面临着“人亡艺绝”的困境,不可能慢慢等待理论界在争议中逐渐形成共识,它必须首先行动起来,在现有的知识产权体系下尽可能的保护自己,为自己的存在与发展积累资源。在我国现有的知识产权保护法律体系下,最容易与成都漆器发生联系的知识产权,主要包括了商标权、地理标识、著作权、专利权与商业秘密。

(一)商标权、地理标识

在成都漆器工艺保护中,关于商标权、地原产地名称或其它理标识这类知识产权的运用,相对而言最为简单直接有效。这类知识产权对商品或服务本身的创新性并不特别在意,更多关注的是其来源与品质。成都漆器的生产者应当有自己的产品商标,充分发挥商标区别来源、彰显个性的作用,提升成都漆器在市场上的辨识度。鉴于成都漆器有自身独特的工艺传承,产品的生产也深受成都独特地理与气候环境的影响,故而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申请以原产地名称为代表的地理标志也是十分必要的。成都漆器在制作中使用的是天然的漆料,这是它成本较高的原因,也是成都漆器具有市场吸引力的原因之一,是它与使用化学漆的工艺品间最明显的区别。但作为普通的购买者,往往非常担心自己无法区分天然漆与化学漆产品。这种情形下,为迎合消费需求,证明商标的使用就显得非常必要。

(二)著作权

相较于商标权的保护,成都漆器获得著作权的承认与保护相对复杂。

成都漆器起源于生活需要,是源于生活的艺术,集实用性与艺术性于一体,属于具有实用性的艺术品。而具有实用性的艺术品或者说工艺品欲获得著作权的承认,首先需要证明其自身的独创性,也即是具有独特思想与艺术表达。即便是被认定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成都漆器也需要遵循此规则。对此,可以通过增加成都漆器创新性设计元素的运用来提升获得独创性认同的可能。

创新性设计元素的运用还可以解决成都漆器获得著作权保护中可能出现的第二个困境。成都漆器既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一定的人群中广泛存在而成为一种共同的文化符号,所以不仅成都漆器的制作工艺不会做为作品加以保护,就是一些传统图案与器型等因素也会因为长期的、普遍的使用而不具有独创性。只有在吸收传统基础上提出具有创新性的设计元素,这样的漆器才有可能获得独创性的认同。

但创新性设计元素的使用也可能引发新的著作权权属争议,这主要集中在设计图纸的著作权归属,以及成品的著作权归属。尤其是成品的著作权归属可能较为复杂,需要根据个案具体分析。因为从设计图到成品的制作过程中,基于各种原因、尤其是基于实用性与技术性限制,漆器制作者极有可能对设计进行调整、融入自己的创意。这样制作出来的漆器成品,是否依旧是对图纸的简单复制,是否构成一件新作品?这种疑问很可能导致权属争议的产生。为了避免争议发生进而陷于不必要的法律诉讼,对于这些争议的预防,最佳做法是通过合同的方式将著作权归属问题加以明确。

(三)专利权与商业秘密

鉴于成都漆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特性,其生产工艺技术在一定范围内公开性与共享性,不具有发明或实用新型专利所要求的新颖性,也不具备商业秘密所需的保密性,获得专利权与商业秘密的保护最为困难。但毕竟生产技术在传承同时也在发展,所以也不能完全排除成都漆器因技术革新而获得专利权或商业秘密的保护。而专利权中的外观设计专利,则应当是成都漆器在寻求专利权保护过程中首先重点关注的方面。

成都漆器工艺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具体运用各种知识产权壮大自身过程中,在分析成都漆器工艺与现有知识产权制度中某种特定知识产权类型契合性的基础上,还需要归纳出统一的保护策略以为指导,主动综合性利用运用知识产权制度保护自身利益,并能对自身发展中可能遭遇的风险有所预见和防范。



参考文献:

(1)齐爱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知识产权综合保护【J】,电子知识产权,2006(06)

(2)冯晓青,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知识产权保护【J】,知识产权,2010(05)

(3)张爱娥,知识产权视野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J】,知识产权,2012(11)

(4)李砚祖,生活之物与艺术之物——中国传统陶瓷的艺术与文化【J】,文艺研究2002(06)

(5)余盛峰,知识产权全球化:现代转向与法理反思【J】,政法论坛,2014(06)

(6)刘晓芸,论民间传统技艺的知识产权保护——以平遥推光漆器髹饰技艺为例【J】,中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05)

(7)刘小路,由“器”到“艺”——成都漆艺的发展及其演变【J】,艺术百家,20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