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经典案例 >>行政案例 >>上海7银行被罚240万背后:银行业信用卡业务存...
上海7银行被罚240万背后:银行业信用卡业务存漏洞

发布日期:2014-11-24

上海银监局日前连发7张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辖区内7家商业银行处以共计240万元人民币的罚款。这7家银行被罚与一家三口因透支过度无法偿还而自杀有关。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卡奴自杀事件固然主要因其自身投机取巧、贪心过重,但银行在背后也或多或少起了推手作用。这起典型案例已经充分暴露出中国银行业在信用卡业务上存在的漏洞,有些甚至已经默默演变成业内“潜规则”。

    7家银行同时遭罚 事出卡奴自杀案件

    上海银监局日前连发7张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辖区内7家商业银行处以共计240万元人民币的罚款,处罚原因是这些银行存在未依法审查申请人资料真实性、过度授信、异常交易管控不力等违法违规行为。

    这7家机构包括6家中资行和一家外资行,分别为浦发信用卡中心、兴业银行信用卡中心、交行信用卡中心、民生银行上海分行、中行上海市分行、工行上海市分行、花旗银行(中国)。其中,工行、交行、兴业、花旗这4家机构各被罚30万元,浦发被罚20万元,民生和中行被罚50万元。这7家机构最早的违规行为可追溯到2007年,在违规行为说明中,未按规定审查资料和确定授信额度以及异常交易管控不力的出现频率最高。

    监管部门一次性处罚这么多银行,而且罚金不低,这种情况十分罕见。上海银监局此次在官网上发布了7张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全文,不难发现7家银行涉及的客户不是“张××”就是“林××”,大家有理由怀疑7家银行涉及的客户都是相同的两人。

    果然,媒体很快挖掘出此次7家银行被罚的背景事件,竟然与三条人命有关。2014年6月4日,上海市虹口区广中五村一户三口之家烧炭自杀,年过花甲的张某、林某夫妇及其25岁的儿子无一幸免。警方排除他杀。根据报警人提供的遗书,死因疑为信用卡透支无力偿还。据此前的媒体报道,该户人家是先将拆迁补贴全部投入期货市场,遭遇巨额亏损却无钱补仓,然后铤而走险地使用信用卡套现,结果又遇巨亏而无力还款,最终走上绝路。报道当时提及,这家人手上有十余张信用卡,总透支额度达50多万元。

    根据规定,信用卡只能用于正常消费或者支付高额利息取现,不能够进行金融投资,也不能非法套现。但是张某这一家人为什么可以办下那么多张信用卡、申请那么高的信用额度,而且全都套现成功用于投资?银行如果没有大开方便之门,这条路绝不可以走得通。难怪上海银监局要对这7家银行大开罚单。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卡奴自杀事件固然主要因其自身投机取巧、过度透支、贪心过重,但银行在背后也或多或少起了推手作用。这起典型案例已经充分暴露出,中国银行业在信用卡业务上存在不少漏洞,有些甚至已经默默演变成业内“潜规则”。

    银行3宗罪 审核不严滥发信用卡

    根据上海银监局披露的处罚决定书,这7家银行全部都存在发卡授信审核不严的情况,比如没有严格核实申请人的真实工作和收入水平,也没有对其他银行高额授信的情况加以关注,就轻易核发额度不低的信用卡。

    张××于2011年6月向工行上海市分行申请办理信用卡,该分行未对申请人的工作职位、工作收入等情况进行核实,于2011年7月向其核发了额度为10万元人民币的信用卡。

    林××于2007年8月向民生银行申请办理信用卡,分行未对申请人工作信息进行核实,信用卡中心就根据分行未予核实的相关材料向其核发了额度为1.5万元人民币的信用卡。2014年4月,该持卡人再次向民生申请办理信用卡。这次分行也在没有收集、更新该申请人的工作证明、收入证明及其他财务状况信息的情况下,预审同意该申请,并上报中国民生银行信用卡中心。最终向其核发了共享额度为3.5万元人民币的信用卡。

    有银行业内人士透露,发信用卡已经成为不少银行员工不得不完成的任务。特别是前几年,各家银行的信用卡都在“跑马圈地”,大家用尽各种手段拉亲友办卡,有时只要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就可以,根本就不看工作证明、收入证明。信用卡发给了没有偿还能力的人,自然埋下风险隐患。

    过度授信太大方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家三口卡奴不仅办下了十几张信用卡,而且每张信用卡的授信额度都比较高。除了他们自己要求申请的,竟然也有银行主动慷慨提升的。而且银行在提高授信额度的时候竟然不查询客户的个人信用报告,也不管其他银行已经授予了多少额度。

    上海银监局处罚决定书披露,2007年11月,中行上海市分行向林××核发了一张额度为2万元人民币的信用卡。2012年5月,该分行在未查询林××个人信用报告、未充分考虑客户个人偿还能力与各行累计授信额度存在较大差距,以及客户他行信用卡累计授信额度较高的情况下,以电话邀请的方式,为其上调信用卡额度至5万元人民币。此后,该客户于2012年8月至2014年1月先后7次致电中国银行银行卡客户服务中心提出临时增加额度申请。经中国银行银行卡客户服务中心核准,截至2014年3月19日,该客户信用卡最高可用临时额度调增至9万元人民币。

    兴业银行于2007年8月2日向林××核发额度为1.8万元人民币的信用卡。2008年2月3日和2008年8月6日,林××申请将该卡固定额度分别调升至2.5万元人民币和2.7万元人民币,可兴业银行信用卡中心未查询该持卡人个人信用报告,也没有充分考虑持卡人信用卡累计授信,分别为其上调额度至2.2万元人民币和2.7万元人民币。截至2014年5月末,该信用卡中心仅于2010年6月1日查询过持卡人的个人信用报告。除此之外该中心未通过查询个人信用报告等外部渠道跟踪该持卡人的信用状况变动情况,也没有通过其他方式确认持卡人林××的收入变动情况,未能及时根据客户信用变化调整信用评级结果。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此次监管部门除了开出罚单,也提出明确的监管要求。上海银监局特别强调:“不得以提高总授信额度或设置限制性条件等形式来规避‘刚性扣减’监管要求”,“防范因超需授信引发的过度透支或资金挪用风险”,以及“给予持卡人临时授信额度期限一般不超过一个月,将持卡人已使用的临时授信额度全额计入最低还款额”等。

    所谓刚性扣减,就是说银行在给信用卡持卡人授信额度时,必须扣除他在其他银行已经获得的额度。比如,综合一个客户的多方条件,判断其可获得授信额度5万元。但该客户已经在其他银行获得了2万元的授信额度,则只能批准3万元额度。

    对非法套现睁只眼闭只眼

    央行银监会对非法套现一直严加整治,但从此次上海银监局查处的情况看,银行对非法套现问题似乎不是那么重视,不少显而易见的异常交易竟然可以轻易放过,看似严格的制度形同虚设。

    上海银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2010年3月3日和2013年7月5日,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先后发现客户林××的VISAWOW信用卡、张××的加速积分白金卡在某商户的交易触发了监测系统中的套现规则,存在疑似套现行为,但该中心对两人账户未采取调减授信额度或止付等有效管控措施。

    张××的花旗信用卡交易记录显示,自2012年11月至2014年5月期间,有9个月均出现同一公司的可疑交易记录。花旗银行本有每月疑似套现账户筛查规则,但该行并没有将其纳入每月疑似套现账户筛查,在贷后日常监测中也没能有效发现上述可疑交易,也未根据客户的信用记录和他行用卡及授信情况采取有效管控措施。

    交行信用卡中心曾监测到持卡人林××的信用卡自2012年12月至2013年3月期间存在异常交易,先后23次与同一公司发生交易。该中心于2013年4月将其认定为中度套现客户,但从2013年5月开始仅采取了禁止调额、禁止分期等管控措施,未采取降额、止付等措施,管控措施不到位。

    现在无论网上还是线下,推销POS机的小广告随处可见。在百度、淘宝上搜索“POS机”关键词,出现的搜索结果不下百页。POS机的滥发,使得信用卡套现轻而易举就能实现。之所以会形成现在信用卡套现泛滥的局面,除了第三方支付违规之外,跟银行的纵容不无关系。

    有银行人士透露,其实每家银行对于信用卡套现行为都有一套严密的监测机制,很容易就能识别出信用卡异常交易。问题是银行查不查你。银行之所以不揪个人信用卡套现,主要是因为现在个人套现现象太普遍,查起来耗时耗力。一般只要套现行为不是太猖獗,且能按时还款,银行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况,信用卡套现再怎么套,都免不了手续费,也是银行的一项收入来源。银行出于收入的考虑,对个人信用卡套现行为一定程度上采取了默许的纵容态度。

    银率网分析师孟丽伟认为,要改善信用卡套现泛滥的局面,正本清源还在银行。但是对银行在信用卡套现、洗钱等风险行为上的监控管理,相关法律及行业规定也没有做出详细的要求。可以说,在查与不查、查谁与不查谁的问题上,银行仍拥有过大的自由决定权。